同樣是寫山水,詩和詩的差別咋這大呢?
2020-06-03 10:18:19    
徐昌才
 
  慣于羈旅行役的詩人總是見山發感,遇水生情,把感情投射到萬水千山之上,于是我們讀到了溫庭筠的《過分水嶺》和李涉的《再宿武關》。
 
  溫庭筠《過分水嶺》是這樣寫的:“溪水無情似有情,入山三日得同行。嶺頭便是分頭處,惜別潺湲一夜聲。”李涉的《再宿武關》寫道:“遠別秦城萬里游,亂山高下出商州。關門不鎖寒溪水,一夜潺湲送客愁。”兩相比較,情意殊別。
 
1
 
  溫寫深山,李寫亂山。深山有意,亂山添恨。
 
  同為山水行程,溫庭筠穿山走林,無以為伴。三日行程,山深林密,路遠人困,此時相伴唯有逆行而下的山溪,其聲潺潺,其影清麗,其姿輕盈,相伴詩人,一路呵護,有情有意,形影不離。這是清流對困頓的慰藉,這是歡快對寂寞的安撫,這是自然對心靈的滋潤,有了這條歡暢歌吟的小溪,山再深,路再遠,詩人不寂寞,詩人不困乏。
 
  李涉寫山也是翻山越嶺,穿山走林。山是重巒疊嶂,回環曲折,遠近高低,錯落有致;路是綿延迤邐,隨山起伏,坑坑洼洼,坎坷不平。詩人遠別秦城(指京城長安,暗示貶官流放),萬里飄泊,哪有閑情逸致飽覽山河風光?商山似亂非亂,山勢時高時低,前路坎坎坷坷,無不烘托出詩人心煩意亂,苦不堪言的內在感受。
 
2
 
  溫寫宿嶺,李寫宿關。溫別山溪,李別秦城。
 
  溫庭筠重在傳達羈旅體驗,遠去了人生遭際和時勢背景,因而這里的夜宿嶺頭,僅僅是一個普通驛站。但是,它承載了人生的重荷,見證了奔波忙碌、馬不停蹄的辛苦打拼,恰如詩人《商山早行》所云,“雞聲茅店月,人跡板橋霜”,奔波之累,滄桑之嘆,盡在不言之中。
 
  李涉側重表達永別仕途的孤憤失落,有其特定的政治背景。李涉于元和年間曾官至太子通事舍人,因事貶謫出京,后復召為太學博士,不久罷官被流放。從此詩題“再宿武關”的“再”,以及首句“遠別”“萬里游”等詞語可以看出,這首詩很可能是詩人第二次罷官出京過武關時寫的。武關,在商州(今陜西省商縣),唐朝時是由京城南下的重要關口。別秦城,宿武關,前景愈來愈暗淡,心情愈來愈凄涼。
 
  李詩之悲,悲在仕途受挫,功名無望,理想落空;溫詩之苦,苦在風塵奔波,日夜兼程,辛苦勞碌。兩者輕重不同,情意迥異。
 
3
 
  溫寫別難,李寫愁重。難到一徹夜未眠,殷殷話別;重到關鎖不住,洶涌如潮。
 
  溫庭筠告別的不是一般的朋友,而是三日同行、寬心撫慰的溪水;溫庭筠也不是說別就別,而是到了嶺頭非別不可才無奈告別。詩人告別朋友的方式也很奇特,不寫自己告別溪流,而說溪流不忍,惜惜相依,難分難舍,竟一夜潺湲,無止無休。這一別,再不能相遇相視,相聚相伴;這一別,再不能促膝談心,互訴衷曲。顯然,詩人傳達的不僅僅是山水離情,更是一種無處不在,千古如斯的人間友情。人生路上,有這一脈溪水呵護,有這溫暖友情關照,還有什么困難險阻不能戰勝呢?
 
  李涉寫愁,當然是官場傾軋、壯志未酬之愁,當然是去國懷鄉、孤絕無望之苦。愁苦深重,投射到詩人眼前的山山水水上。古關靜夜,流水潺潺,那流過古關的潺潺緩緩的溪水,仿佛是為詩人的不幸命運而嗚咽啜泣,又仿佛是從詩人心中流出,載著綿綿無盡的離愁別恨,長流遠去。武關雄固,能愁住千軍萬馬,但怎么能鎖得住淙淙寒溪般的萬斛離愁呢?愁憤之重,竟然可以沖關破隘,揚長而去,不禁令人想起辛棄疾的詞句來,“青山遮不住,畢竟東流去”!這一路,萬里迢迢,前途未卜,孤單的李涉怎么能夠承受得起千鈞如山之愁呢?

最新評論

  • 驗證碼:
迅雷赚钱宝辽宁地区收益 快乐赛车pk开奖结果 河北排列7结果 重庆百变王牌现场开奖 江苏快三玩法技巧规律 精选两肖两码 股票大盘分析的方法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历史 山西泳坛夺金 辽宁福彩35选7预测 pk10平刷软件手机版